「 空城 」

 找回密码
 入住。
搜索
热搜: 风格
查看: 10176|回复: 39

【末日】般若之城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魅力
5
空城币
1263
文采
2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2-1-18
阅读权限
50
帖子
69
精华
3
积分
1454
UID
6014
发表于 2012-7-19 14:20: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南冬 于 2012-7-19 14:35 编辑




夜晚等游客散尽之后,我躺在游船上抽烟,江风穿过不大的窗户徐徐吹到我的脸上,停留片刻,又绕过我的脸吹往远方。夜晚是寂静的,尤其是此时此刻,我的四肢百骸充溢着疲惫,可是我仍旧要打起精神来思考一些事情,我希望这个夜晚漫长一些,好让身体和心灵真正地放下戒备,真正放松。

卷卷又开始焦躁不安,从她的信里我捕捉到了这一点。晚上无法入睡,安眠药,镇静剂,所有的药物几乎都尝试了,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卷卷说,【我开始去附近的酒吧喝酒,可是他视而不见,在我们的关系中,他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一味容忍着我。可是阿南,我很不安。】

我躺在游船上缓缓折好这封信,长夜漫漫,卷卷的信又让我想起过去的很多事情来。躺在游船上看着头顶的天空,可是没有月亮,没有星子,夜晚的天空也是这般惨淡,只有乌蒙蒙的厚厚的云层。此时此刻,我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呼出一口污浊的废气,心里仍然失落难过。可是不要紧的,有什么好难受的呢,我知道生活始终要按着轨迹走下去。比如,现在的生活令我平静。

2001年,我在重庆。
七月六号是我的生日,晚上下了班我摸着一包烟独自跑到嘉陵江边,借着微弱的光亮,我点燃了一根烟慢慢抽起来。一个女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哭泣,我偷瞄了一眼,她把头垂在胸口,双手环抱着自己。那个时候我在酒吧上班,这样的女孩着实见过不少。我没有理会她,嘉陵江的晚风挟带着暖暖的湿意,江边的渔舟亮了点点的星火,远处是还未睡着的人家的灯光。我一时晃了神,烟屁股已经烧完,火烫到了手。我低低地叫唤了一声,另一只手忙拍着烟灰。她笑了。我能够觉察出微不可闻的声响。我转过头回去看她,一张满是泪水的脸,她仰着头,像乖巧的小孩子那样,露出一张天真的笑脸。

就这样我和卷卷便认识了。卷卷还只有十九岁,在我工作酒吧的隔壁饭店当服务员。有时候我们下了班一起去江边散步,我高她一个头,总是紧紧地搂着她,卷卷说,你抱得我好痛啊。我就轻轻地松开她,然后揉揉她的头发,两个人就像傻子一样对着嘉陵江大笑起来。有时候我们一起过夜,她靠在我的床头上读诗,那个时候我搜集了很多本不知名的诗人写的诗集,我把这些诗集放在床下的纸箱子里,日复一日便积累了厚厚的一堆。卷卷的声音是有些糯懦的,软软的。我喜欢她给我念诗,我躺在她的身边,听她念我爱的诗句。卷卷偶尔会低头看我一眼,温柔地笑笑。我的心里是温暖的,在那时候,因为有卷卷,有这样的夜晚。

重庆的春天很快来临,我和卷卷彼此间生出不少罅隙,有时候我在她的出租房里翻到男人的衣裤便质问她,她跟我说这是她的生活,她让我别管她。有时候我们抱在一起说话,卷卷会突然推开我,然后哭泣流泪,我只好忙着去安慰她,内心扫兴无比。有时候我们一起去酒吧喝酒,有男人过来向我搭讪,讨要打火机借火。卷卷于是很生气,当着我的面掀开桌子,顺手拿起一杯水倒在男人的头顶。我们有时候冷战,有时候拥抱,有时候亲吻,有时候只是一句话都不想说,不会说了。

有一天晚上卷卷靠在我的怀里问我,你当我的姐姐吧,你要永远像这样对我好。我的手停下来,内心却是绞痛的。我该怎么告诉她,告诉她我爱她。并不是她的姐姐,而是她的爱人。我无法告诉她这样的事实,于是推开她下床,站在窗口,江边的风吹拂在我的脸上,远处万家灯火明明灭灭,江边的夜游轮开过去发出轰鸣声,我的身体很疲惫,心也是。卷卷也起身,冷冷地靠在门口,她说,我们分开吧。


一年的时间里,我仍旧静静地生活在这个庞大而又陌生的城市的中央。蝼蚁一般的生活让人心里平静,不再苛求,也不再抱有多的幻想,对于我来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欲望只让人挣扎疲惫。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小心翼翼地生存着,卷卷的痕迹从我的房间里消失,有时候晚上我会独自抱着那个装满诗集的纸箱子发呆,我开始念诗给自己听。

这是偏远荒辽的谷地
看那草略茫昧月涌星垂
我狂喜狂悲进退皆险
真真不如市集里村人
以物易物自生自灭

2005年,我离开重庆来到南京。期间有一个男人曾经追过我,天天等在我上班的地方,有别的男客人与我说话便拳脚相向。有一天晚上我等在他的家门口,他紧紧地抱住我,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想就这样算了,不去计较不去发一些不切实际的梦,可是我明白总有一天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会后悔。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他的怀里响起,别再缠着我了,我要去南京了。

在南京的第十一个月,我在新街口的夜市上碰见了卷卷,还有她的男朋友。我看着卷卷,她那么天真迷人,我想她,这几年平静的生活里,唯一狂热的,足够支撑我面对现实生活的,就是卷卷。我爱她,只有在离开她之后,我才发觉自己的感情之前是多么的浅薄,卷卷的存在让我明白,原来人类的感情被发掘出来之后,如同大海一样深沉壮阔。可是当下,我只是看着卷卷,我的心里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她躲开我的目光,焦躁不安地低着头。我说,卷卷,你还好吗。

我们又重新在一起,过往的生活没有人再主动提起只言片语。我相信卷卷是想念我的,对我也是有爱意的,我的自信是盲目的,我心里明白,可是若没有这种盲目而又热烈的感情,恐怕我早已沦陷在庸碌的生活中。这样强烈又狂热的情感,始终让我的心留有纯净的一角吧。

卷卷在街边的排挡里告诉我她分手了,可是自己却怀孕了。那个时候我刚从临时工转为正式工,每天加班到晚上十点才能回家,我把卷卷接到我的家。晚上我们又再度睡在一起,卷卷靠在我的怀里。我的心里又是满满的感动,卷卷用手擦去我的眼泪,她也哭了。有时候我对人和人之间的情感感到绝望,它们是触碰不得掌握不住的,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在江边开船,我想叫他一句爸爸可是他却用脚踢我,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他总是无缘由地发泄自己的苦闷和失落。我曾经想尝试相信身边的人,可是他们给予我的却是一顶荆棘王冠,带来的不是荣耀而是嘲讽。

我心里一动,抱住卷卷,我轻轻地开口,我不会离开你的。

南京的冬天,卷卷生下了一个女孩。我们一起抱着小孩子去仙鹤观里祈福,我们都爱着这个孩子。卷卷叫她小冬,我叫她冬冬。也是在这一年的冬天,我失业了。

没工作之后,我的脾气变得很坏。有时候我抓着卷卷的头发让她念诗,直到她哭出声音来。有时候我半夜醒过来心中害怕得不行,便在阳台上踱来踱去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有时候我照顾着冬冬,卷卷在厨房里做饭,我就用被子捂住冬冬的鼻子,让他发出尖锐的啼哭声。晚上卷卷躺在我的身边,她不再接近我的身体,她看着我的侧脸说,阿南,别这样。我掀开被子站起来,一个耳光扇过去打得卷卷的鼻子流出血,我说,别怎么样。卷卷捂着脸好一会儿,发不出声音。我抓着她的头发问,别怎么样。我的心里是说不出缘由的火,我对卷卷,对冬冬,爱得越深,恨得就越刻骨。

卷卷没有说什么,我发了一会儿脾气就重新躺进被子里睡觉。我难受得紧,可是我不知道对卷卷说什么,卷卷在被窝里慢慢地张口,阿南,小时候我过生日,六岁,妈妈给我买了好大的一个蛋糕,我在橱窗里趴着看穿白褂子的叔叔挤了红色的奶油在上面,我喜欢这个蛋糕,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回家以后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吃蛋糕,爸爸和妈妈不知道怎么的在饭桌上吵起来了,爸爸拿着一把刀抓着妈妈的头发就往厨房走,我害怕极了,抓着爸爸的裤脚,只知道哭。妈妈也在哭。我不知道他的心里为什么会恨成这样,后来我和妈妈一起生活,每个夜晚我想起爸爸发红的眼珠,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恨成这样。人的心里,仇恨真有这样深吗。

这是卷卷第一次与我说起家里的事情,我感到她一边说一边在抽气,可是我只是静静地听着,我没有拥抱她。卷卷说了一会儿之后看向我,黑暗中她的眼睛仍然亮晶晶的,她看着我的眼睛说。阿南,我爱你。

一夜的甜美无梦的睡眠。早晨起来之后卷卷便离开了,带着冬冬。我颓唐地跌坐在床上,用手抱着头大哭,厨房没有她,卫生间没有她,卧室没有她,她消失了,从我的生活里完整地消失了。我像一头困兽一样在房间里四处乱走,我的心里呜呜的发出轰鸣声,浑身发冷,我终于知道自己失去她了,同时也失掉了爱,对自己的,对父亲的,对卷卷的。这些年无论我怎样逃避,往事始终如同噩梦一样纠缠着我的心,我的感情,我的生活,挟带着一本厚厚的账簿,向我讨要我亏欠于它的。

2012年,我还在南京。地址没变,这间屋子风里来雨里去,和我一般孤独,却跟在我的身边与我一起并肩作战。期间我开了一个旅馆,每每夜晚,我就租船带着客人游览秦淮河的风光,河边是灯红酒绿的饭店,客人们都很高兴,凑在一起划拳喝酒。我独自带着一包烟躲在一边,晚风撩起我的长发,我让自己背靠着河,用手聚拢火光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想念卷卷,2001年我的生日我遇见她,她躲在江边哭泣,2005年南京的夜市上她不敢看我,低着头。这些事情都历历在目,我闭着眼睛,内心只余怅然。

一个月之后我接到她的信。卷卷写给我的信,春去春又来,花落花又开。我在游船上读到卷卷的信,眼泪便一滴一滴地淌在信上,模糊了笔迹。我又赶紧拿纸巾吸干,强忍住泪水继续读下去。她和东东去了西部的一个城市,没过多久与当地一个饭店的老板结婚了。我看完整封信,只是怔怔地发呆,在这个夜晚,我与远方的爱人再度联系,透过这薄薄的几页纸,我清晰地看见这十多年的时光,从重庆到南京,我和卷卷,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感情一直都与这世界的变迁无关,然而我不敢说她是伟大的,也许她只是独立于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国度。我们的孤独与哀愁,怨恨与不甘,平静和快乐,都存在于这个国度吧。

于是我决定给卷卷回信。
【卷卷,有时候你相信别人,但回报的总是背叛。但是我们仍然要去相信,像一头走不出围城的困兽,孤注一掷,果断决绝,仍然要相信。我知道你总是不安的,在过去,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也总是这样,对于美好的情感,心里总是抱着旁观的态度。可是卷卷,我要告诉你,我憎恨你的这种置身事外的态度。我情愿我们都依然勇敢无畏,不惧伤害。】

可是卷卷,我很想念你。




                                                                                                                                                                      于20120719



1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2

魅力
0
空城币
378
文采
2
贡献
1
注册时间
2012-7-19
阅读权限
20
帖子
30
精华
0
积分
413
UID
14492
发表于 2012-7-19 15:13:45 |显示全部楼层
长。——道无情

Rank: 8Rank: 8

魅力
0
空城币
23102
文采
4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1-6-23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812
精华
2
积分
24556
UID
3790
发表于 2012-7-19 15:41:34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阿南,我好佩服你。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
19
空城币
5825
文采
72
贡献
172
注册时间
2010-2-19
阅读权限
110
帖子
609
精华
5
积分
7220
UID
6
发表于 2012-7-19 17:13:01 |显示全部楼层
= = 为啥你不是个女人呢

Rank: 3Rank: 3

魅力
5
空城币
1263
文采
2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2-1-18
阅读权限
50
帖子
69
精华
3
积分
1454
UID
6014
发表于 2012-7-19 17:31:47 |显示全部楼层
刹那。 发表于 2012-7-19 17:13
= = 为啥你不是个女人呢


我是女人啊。

Rank: 3Rank: 3

魅力
5
空城币
1263
文采
2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2-1-18
阅读权限
50
帖子
69
精华
3
积分
1454
UID
6014
发表于 2012-7-19 17:32:37 |显示全部楼层
时代男爵 发表于 2012-7-19 15:41
可是阿南,我好佩服你。




末日酒店^_^。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
19
空城币
5825
文采
72
贡献
172
注册时间
2010-2-19
阅读权限
110
帖子
609
精华
5
积分
7220
UID
6
发表于 2012-7-19 17:39:06 |显示全部楼层
李南冬 发表于 2012-7-19 17:31
我是女人啊。

唔 就觉得文字里面的你 其实是个男人嘛

Rank: 3Rank: 3

魅力
5
空城币
1263
文采
2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2-1-18
阅读权限
50
帖子
69
精华
3
积分
1454
UID
6014
发表于 2012-7-19 17:42:22 |显示全部楼层
刹那。 发表于 2012-7-19 17:39
唔 就觉得文字里面的你 其实是个男人嘛


写的时候有考虑到这点,所以有暗示。第一处是在姐姐那里,第二处是结尾的长头发。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
19
空城币
5825
文采
72
贡献
172
注册时间
2010-2-19
阅读权限
110
帖子
609
精华
5
积分
7220
UID
6
发表于 2012-7-19 17:45:04 |显示全部楼层
李南冬 发表于 2012-7-19 17:42
写的时候有考虑到这点,所以有暗示。第一处是在姐姐那里,第二处是结尾的长头发。

我看到那些

只是觉得 应该是男人喜欢女人嘛

算了

所以是故事

还是真的事情喔?

Rank: 3Rank: 3

魅力
5
空城币
1263
文采
2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2-1-18
阅读权限
50
帖子
69
精华
3
积分
1454
UID
6014
发表于 2012-7-19 17:47:32 |显示全部楼层
刹那。 发表于 2012-7-19 17:45
我看到那些

只是觉得 应该是男人喜欢女人嘛


是小说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Emptycity.cn ( 京ICP备09026425号 )

GMT+8, 2019-11-20 14:58 , Processed in 0.035301 second(s), 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