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城 」

 找回密码
 入住。
搜索
热搜: 风格
查看: 4068|回复: 6

简桢的一些东西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魅力
0
空城币
23102
文采
4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1-6-23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812
精华
2
积分
24556
UID
3790
发表于 2012-6-30 19:59:10 |显示全部楼层
语录:
此去经年,千山万水,永不相离,生老病死,永不相弃。而是不是今日的下弦曾是十五的月圆?是不是眼前的沧海曾是无际的桑田?是不是来自于生的终归于死,痴守于爱的终将成恨?是不是春到芳菲春将淡,情到深处情转薄? <水问>



  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 是了,那段年岁里最大的主题是爱。渴求美善的爱,却不懂得去彼此守护;总在拥抱同时互使出个性的剑芒、在赞美时责备、倾诉时要求、携手时任性分道,分道之后又企盼回盟,却苦苦忍住不回眸,忍着,二年,忍着,三年,忍到傅钟敲响骊音,浪淘尽路断梦断,各自成为对方生命史册里的风流人物,便罢. <水问>序


  他是得了又失去的人,还是从来未得到,寻找分内的人?
    若他得过完好的却失散了了,有什么比无尽的飘泊更能保存那一份完好呢?
    若他未得,有什么比无尽的流浪更能印证一无所有的清白呢?<喝眼前的酒>


    如果,子夜想歌,有什么比叹息更畅怀?

    子夜想醉,有什么比忘川之水更能断愁?<一口闲钟>


  有些滋味,哪怕小到风怎样爬梳发丝,雨怎样沁润龟裂的嘴唇,都必须等到相当的年岁之后,才能玩味其中的深奥.如此说来,当时的经验相对于往后的记忆,就显得粗糙了;当刻信以为真的悲欢与哀乐,经过沉之后再回想,恐怕会变得恍惚.犹如一只蝶穿壁飞过,也许留下美丽的图像,也许遗下一股淡香——那是振翅之时无意间漏出的花粉.也许什么也没有,因为忘记曾经有一蝶飞过眼前.<姜母茶>


  等待令人老吗?
    还是曾经过于绚烂的年华在抵挡不住一些风霜雨露之后,所有的华采都灭了,她仍旧回到年华之前那一个素朴的女身,只是回不去当初了无鸿爪的雪地。譬如水吧,无论何等惊涛怒浪的行旅,水还是水,但源起时的清澈,在阳光之下泛出温暖的白烟,如今染了尘意,且冷得毫无血色了。
  这就是老的理由吧!<隔夜>


  我们总是把旺盛的青春留给别人,以至于相逢之时一切都已太晚。我们既然无力改变生命的渠道,又何必惆怅春水滔滔东流。<晚茶>


  我在悲伤里抽丝剥茧,纺织快乐;她将快乐的锦衣剪裁,分给悲伤的人。 荣华或清苦,都像第一遍茶,切记倒掉。而浓茶转淡,饮到路断梦断,自然回甘。<女侍>


  让世界拥有它的脚步,让我保有我的茧。当溃烂已极的心灵再不想做一丝一毫的思索时,就让我静静回到我的茧内,以回忆为睡榻,以悲哀为覆被,这是我唯一的美丽。

  如果,有醒不了的梦,我一定去做,  如果,有走不完的路,我一定去走;如果,有变不了的爱,我一定去求.

  让懂的人懂, 让不懂的人不懂;让世界是世界,我甘心是我的茧。<美丽的茧>

  死真的只是天地间的一次远游吗?紧闭的眼,冰凉的手,耷拉成“八”字的眉头。那是怎样孤单而荒凉的远游?漆黑的夜,无尽的路,一个人飘飘荡荡地走。就这样告别了吧,连行囊也来不及整理,至亲的人,也吝啬得不打一声招呼。就这样远去了吧,连回程的时间也不肯讲,此行的方向,也拒绝透露。无论如何,请你满饮我在月光下为你斟的这杯新醅的酒。此去是春、是夏、是秋、是冬,是风、是雪、是雨、是雾,是东、是南、是西、是北,是昼、是夜、是晨、是暮,全仗它为你暖身、驱寒、认路、分担人世间久积的辛酸。   


   你只需在路上踩出一些印迹,好让我来寻你时,不会走岔。 (渔父)

  我们对记忆了解多少?自己的、他人的,以及自己与他人之间相互增删、蓄意霸占或秘密窥伺的记忆内容。我相信那是终年叆叇的云梦大泽,看起来像风景明信片般简单明了,当你试图跨越,却发现渺茫无边,而你贫穷得连半截浮木都没有。那么,我们终日在嘴边不断复述、宣扬的那套记忆,可能是基于自我防卫而自动删改、润饰过的,像风和日丽的景致,就算有瑕疵,也是小风小雨。我们躲在里面过日子,假装很幸福,久了,也变成真的.
 


   我想最擅长抽丝剥茧的人也没办法给人生一个结论吧!遇合之人、离散之事,同时是因也同时是果;人在其间走走停停,做个认真的旅行者罢了。把此地收获的好种子携至彼地播植,再把彼地的好阳光剪几尺带在身边,要是走到天昏地暗的城镇,把那亮光舍了出去,如此而已。
  


   我知道离日出的时间还很遥远,但这世间总有一次日出是为我而跃升的吧,为了不愿错过,这雪夜再怎么冷,我也必须现在就起程。”(雪夜,无尽的阅读)

  行路不难, 难在于应对进退而不失其中正 ;难在于婉转人际而犹有自己的字里行间;难在于往前铸足之时, 还能回头自我眉批;难在于路断途穷之际, 犹能端庄句点 ,朝天一跃 另起一行 …… 行路颇难.(行书)

  我们唯一遗憾是无法聚膝,然而这也不算,灵魂遥远才叫人饮憾。现实若圆满无缺,人的光华无从显现,现实的缺口不是用来灭绝人,它给出一个机会,看看人能攀越多高,奔赴多远,坚韧多久?它试探着能否从兽的野性挣脱为人,从人的禁锢蜕变出来,接近了神.(梦游书)

  我逐渐明了,其实人世的生灭故事早已蕴涵在大自然的荣枯里,默默地对人们展示这一切,预告生生不息,也提挈流水落花。人必须穷尽一生之精神才能彻悟,但对这草原上每一棵草而言,春萌秋萎,即具足一生。人没有理由夸示自己生命的长度,人不如一株草,无所求地萌发,无所怨侮地凋萎,吮吸一抹草该吮吸的水分与阳光,占一株草该占的土地,尽它该尽的责任,而后化泥,成全明年春天将萌生的草芽。(一株行走的草)

  浮世若不扰攘,恩恩怨怨就荡不开了。然而江湖终究是一场华丽泡影,生灭荣枯转眼即为他人遗忘。中岁以後的领悟:知音就是熠熠星空中那看不见的牧神,知音往往只是自己。
  


   遗憾像什么?像身上一颗小小的痣,只有自己才知道位置及浮现的过程。
  


   人的一生大多以缺憾为主轴,在时光中延展、牵连而形成乱麻。常常,我们愈渴慕、企求之人事,愈不可得。年轻时,我们自以为有大气力与本领搜罗奇花异卉,饱经风霜後才懂得舍,专心护持自己院子里的树种,至於花团锦簇、莺啼燕啭,那是别人花园里的事,不必过问。
  


   我们已各自就位,在自己的天涯种植幸福;曾经失去的被找回,残破的获得补偿。时间,会一寸寸地把凡人的身躯烘成枯草色,但我们望向远方的眼睛内,那抹因梦想的力量而持续荡漾的烟波蓝将永远存在。


   就这么望著吧,直到把浮世望成眼睫上的尘埃。(烟波蓝) 

   欣赏之所以可能,因为有了适当的距离,以及主客体分明。距离太近,失其全貌;过远,流于肌理模糊而主、客不能分,则容易泛滥私情,陷于自伤。我们能清楚明白地鉴赏一棵树,一座高峰,体贴其旧史、新页;我们能否以同等清楚明白鉴赏自己呢? 能在自身之外拉出另一个自身,以此为主,以彼为客,隔一段距离,白发人看白发,眼中人说眼中事?
  


   在时间的推移中,过去的永远过去,无法倒提回到人面桃花初相逢之时;可是在人的记忆中,过去的风韵或余伤,却常常回澜拍岸,使现在成为过去风韵或余伤的延长,更行更远还生。对生命有一完整的拥抱后,看旧事或新物,都能宽容大量,给它们应得的位置与意义,它若是美事,看得出从这事儿的芽眼又抽出什么样的枝子;它若是伤心事,也看到有一条嫩枝从阴天出发伸到晴天里来了.(眼中人)


人世间,本是处处有情,只怕己心太无情,便不知情为何物?(踏一回月)

  总有一些淡馨的东西,随着生活的潮涨不知不觉地遗落于我孤单的沙岸,像一篇呆板的公文里突然冒出的美丽句子,那样令人惊讶,令人有浅浅的喜悦。任凭是潮来潮往的日夕,任是漩不止的漩涡,我仍旧要坚持着去珍惜这些意外,一点一滴地收藏。当有一天,当我年老得只咀嚼得动回忆,我会欣喜于自己一直保有着的这一瓢清浅——一瓢有着珍珠色泽的清清浅浅,我会满足地死去。(一瓢清浅)

  生命可以有不同的姿态,但同样是航行于真理之海。万物各有其迷人的韵律,而终究是以不同的方式在演算一道相同的定理,每张证明的纸上,都写着同一的答案:一个最初,及一个最后的座标点,都是线段。
  只不过有人两三笔便推出了结果,而有人硬是不肯歇止,希望算成射线。(神秘的雕刻家)

  我一直认为叶子是树的语言:松木善于针砭,相思则一树的梦句,爱自言自语。那么,我说这古树的薄叶乃哲人语,简而深。其实,生命到了这种程度,说什么都是多余,所以更多时候,树是无言。(野蔓之誓)

  每个人都有一双心灵的眼,如果它们紧闭着,我再怎么描述都是徒然;如果它们已大大地张开,不用我说,便早已醉了。(壁画)

  誓言用来拴骚动的心,终就拴住了虚空。山林不向四季起誓,荣枯随缘;海洋不需对沙岸承诺,遇合尽兴。偏爱盟誓的恋人,有了第一回,又要第二回。所有的誓言都在口述传说中的乐园,世间本是忽然聚合之一瞬,聚是一个字,遇合了当下便是“聚”义;散亦一字,分别了当下便是“散”义。我不吃誓言鸦片,故不问聚后何时散,散后何时聚,该聚自然会聚,该散放心一散。
连语言都应该舍弃,你我之间,只有干干净净的缄默,与存在。(海誓)

  诉得出的苦其实不是苦,诉不出的苦,方是真苦。云的倾诉,向来谁也不懂,大地不爱做考据。


  生命的历程中,其实也有雨季。所有的豪情壮志都在一刹那间被打湿了,像湿了翅膀的鹰,沮丧地凝望阴霾的天空,想要振奋,却挣不断细细密密的网丝,想要展翅,却甩不掉羽翼上凝聚的重露。乌云至少还有大地可泄漏,不管懂不懂,泄完了,雨季也就过去了。而无处可诉的苦,日积月累地便在内心形成阴沉的气候,形成没有阳光的一方天空。最悲哀的是,明明心里延续着梅雨,脸上却必须堆积着虚伪的晴朗。生命之中,总难免有这样的季节。

  大自然总是无时无刻不在教我认识世界,传授给我力量新生的秘诀。天下没有永远阴霾的天空,只要让生命的太阳自内心升起。我感受到日出的惊喜.(问候天)




    认识你愈久,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
  几次想忘于世,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算来即是一种不舍
  ——简桢《四月裂帛》
  
  旦夕之间,情知对于生命的千般流转,尽须付与无尽的忍爱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 必得以死来句读
  你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人,你的杯不应该为我而空
  ——简桢《四月裂帛》
  
  且让我们以一夜的苦茗
  诉说半生的沧桑
  我们都是执著而无悔的一群,
  以飘零作归宿
  在你年轻而微弱的生命时辰里,我记载这一卷诘屈聱牙的经文,希望有朝一日,你为我讲解。
  ——简桢《四月裂帛》
  
  或许行年渐晚,深知在劳碌的世间,能完整实践理想中的美,愈来愈不可得,触目所见多是无法拼凑完全的碎片。再要苦苦怨忿世间不提供,徒然跟自己倒戈而已。想开了,反而有一份随兴的心情,走到哪里,赏到哪里。不问从何而来,不贪求更多,也不思索第一次相逢是否最后一次相别。
  ——简桢《落葵》
  
  秋天把旧叶子揉掉了,你要听新故事吗。静静的河水睁着眼睛,笑着说:总有回家的人,总有离岸的船
  ——简桢《浮舟》
  
  誓言用来拴骚动的心,终就拴住了虚空。山林不向四季起誓,荣枯随缘;海洋不需对沙岸承诺,遇合尽兴
  连语言都应该舍弃,你我之间,只有干干净净的缄默,与存在。
  ——简桢《海誓》
  
  时光,重叠在一棵树上。
  旧枝叶团团如盖,新条从其上引申。时光在树上写史,上古的颜色才读毕,忽然看到当代
  旧与新,往昔与现在,并不是敌对状态,它们在时光行程中互相辨认,以美为最后依归
  ——简桢《眼中人》

当我无法安慰你,或你不再关怀我,请千万记住,在我们菲薄的流年, 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
  ——简桢《四月裂帛》

Rank: 8Rank: 8

魅力
28
空城币
7937
文采
36
贡献
31
注册时间
2010-2-19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624
精华
2
积分
9218
UID
9
发表于 2012-7-1 16:21:21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月裂帛》很喜欢。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
42
空城币
81554
文采
80
贡献
75
注册时间
2010-2-19
阅读权限
110
帖子
5102
精华
4
积分
87948
UID
48
发表于 2012-7-4 05:34:24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个有才气的人,可是有些又觉得矫情过了头……
Bin stolz auf dich.

Rank: 10Rank: 10Rank: 10

魅力
24
空城币
32085
文采
80
贡献
54
注册时间
2010-2-19
阅读权限
255
帖子
2488
精华
3
积分
35341
UID
5
发表于 2012-7-5 11:45:13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已经不喜欢这种文字了,喜欢那种能带给人“面对面”这种感受的文字,呃
喜欢懒散午后和那慵懒的阳光。

Rank: 8Rank: 8

魅力
0
空城币
23102
文采
4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1-6-23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812
精华
2
积分
24556
UID
3790
发表于 2012-7-9 07:12:55 |显示全部楼层
杏课。 发表于 2012-7-4 05:34
是个有才气的人,可是有些又觉得矫情过了头……

有时也觉得矫情了些,但是吧,想想琼瑶,一切又是可以理解的。

Rank: 8Rank: 8

魅力
0
空城币
23102
文采
4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1-6-23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812
精华
2
积分
24556
UID
3790
发表于 2012-7-9 07:13:27 |显示全部楼层
饶轻生。 发表于 2012-7-5 11:45
现在已经不喜欢这种文字了,喜欢那种能带给人“面对面”这种感受的文字,呃

FACE TO FACE?

Rank: 5Rank: 5

魅力
6
空城币
8639
文采
54
贡献
1
注册时间
2010-4-2
阅读权限
90
帖子
858
精华
4
积分
9856
UID
233
发表于 2012-7-20 09:10:51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她,最开始就看的她的书……
不若疏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Emptycity.cn ( 京ICP备09026425号 )

GMT+8, 2019-11-17 14:51 , Processed in 0.019367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