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城 」

 找回密码
 入住。
搜索
热搜: 风格
查看: 3825|回复: 7

[随笔] 蝉声响起,我在想你 (耽美+穿越)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魅力
0
空城币
23102
文采
4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1-6-23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812
精华
2
积分
24556
UID
3790
发表于 2012-6-2 22:20:42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在看《仁显王后的男人》然后我突然想起来,我以前写过的一篇耽美(压根儿就不会写!!太失败了!!)加穿越(古代男子穿越到现代……),真的,看来这个自以为超前的穿越剧已经被人拍成电视剧了,那么这篇小说也不存在什么新颖了(仅仅是因为想要立意新颖所以才用了BL……难道你希望喜欢你曾祖母的男人穿越到现代爱上了你吗orz……)。总之……骂死我吧= =、




「a」
        将弗洛沦学校礼堂里的大舞台装饰成欧式大教堂。天鹅绒黑色窗帘,七彩斑斓的落地窗,慈悲的圣母玛利亚雕像在凝视苍生,充满高贵气息的桌布,高脚杯与各式银器跃然台上,白色蜡烛和红色玫瑰装点着奢华。两位新人以及他们的亲属即将在这里见证他们的爱情。

        牧师手持《圣经》问左边的男士:“远藤先生,无论贫富贵贱,不论贫穷与疾病,不论困难与挫折,都会陪在他身旁,爱他,保护他吗?”
        “我愿意……”男子英气逼人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新娘大泽,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你都愿意永远陪伴在对方身边,不背叛、抛弃他吗?”右边站着另一位清秀的男孩,腼腆回答:“我……愿意。”
        群众们发出祝福的欢呼声。但就在双方即将交换戒指彼此亲吻对方时,一阵不和谐的音符打乱了整个婚礼的秩序。

        “咔!咔!咔咔!”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女生跑上台,手拿一卷A4纸照着“新娘”头上愤怒打了一棒。“你这演得什么呀!你说你这演什么啊?!这么美好的剧情你演得像什么呀!好像谁欠你三百万似的!脸上什么表情啊,还有绿色校服怎么能穿在婚纱里面呢!你知不知道我们多少观众差点化身马景涛咆哮啊!”
        “我不知道!谁要演啊!这件衣服这么小!你看腰这里!都要憋死我啦!”男生叉着腰嘟着嘴一脸不服气。
        “什么?!你敢顶嘴?”女生大吃一惊,一把扯过男生纯白色婚纱头巾,揪着男生的耳朵破口大骂,“你翅膀硬了是不?翅膀硬了要飞是不?翻脸不认人了是不?”
        “别,别!姐!姐!”周边的人看到男生的小脸憋的通红,马上上前劝阻百般讨好道:“导演请息怒……导演请息怒!”
        女生皱着眉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下来:“这眼看马上就要比赛了,排练没几天时间了,我能不急嘛?!”
        “关键是大泽学弟还不熟悉剧本嘛,明天保准练熟了来排练,是不是啊大泽君?”旁边的女生好言相劝,使了一个眼色用手往那个叫大泽的男生身上一推,好半天男生才晃过神来,结结巴巴说:“嗯?啊,是啊姐,明天就会熟啦。我保证!”
        “是啊学姐,我看大泽也挺用心的在演,一定没问题的。我可以利用课后时间帮他补习一下我们的默契程度。合作起来也比较容易。”叫吉田的男生附和道。
        坐在舞台上的女生转过身对大泽说:“哎,我也相信你一回……这个衣服就就先将就着,反正也是租来的,到时候换个大码的,真气人,为了显现出新娘的完美身形才故意选了一个偏小点的。”又回头对演新郎的男生说,“远藤,我弟就劳你费心了。”
        “这哪的话。”男生微笑看向旁边正郁闷的大泽。
        大泽今年是大一的学生,比自己大三岁的姐姐大泽瑞纪已经大三了,而叫远藤的男生则是大二的学生,他与大泽瑞纪都是学生会文娱部的成员。他们今天聚集在这里,完全是为了一个月后的戏剧节。

「b」
        “吱……吱……”碧绿的夏天,蝉儿在树上鸣叫。
        放学的路上在一家便利店买了一罐雪碧。
        “夏天来了呢。”把蓝色单车停靠在路边的少年咕噜咕噜喝着饮料。
        “是啊。”并没有被身后的声音吓一跳。
        “还是不肯死心吗?”还是很平静。
        “……对啊。只要大泽你一天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这样跟着你。”大泽终于回过头来
        “远藤,你够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放过我吧,这样很没意思。”
        “到底是为什么,大泽学弟?”远藤学长狡结一笑,更靠近了大泽。
        “……我不喜欢你,就是这样。”作势要走人。
        “我们谈谈。”伸过去的手迅速把打回来。
        “别来烦我!”大泽跨上自行车骑远了,留下远藤站在原地狠狠的捶了一拳墙壁。

「c」
        黑暗的夜晚,大泽梦见自己在碧蓝的海上航行,突然,遇到暴风雨让他寸步难行,雷电打烂了船帆,船只摇摇晃晃就要沉落海底,危难时刻他猛一睁眼!
        呼,还好是梦……但是摇晃并没有停止!啊,这不是梦,是地震!
        “哎呀,救命啊地震啦!”刚喊出口才觉得自己太白痴了,地震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救你嘛,肯定都自己跑掉啦!
        “快躲进桌子下面!”
        啊对!听着头顶上声音的指使大泽跑到桌底下躲避,但没过多久发现房子明显平稳了下来。
        “呼——有惊无险。”大泽拍拍自己的胸口吁了一口气。这个地区地壳运动频繁,所以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大泽最近才搬来这里,虽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真的碰到还是吓了一跳。
        “还真是笨蛋啊……”那个陌生的声音再次钻进耳朵里。
        诶?……大泽抬起头,“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大泽瑞树踉跄着从桌底走出来,指着面前这个穿着素色浴衣的陌生男子叫道。
        “什么啊,这明明是我的房间啊。”对方莫名其妙。“我刚刚洗完澡,你怎么这么晚跑来了?”男生有着白皙的脸蛋,裸露的胸膛可以窥见到小麦色的肌肤。
        什么跟什么啊!
        “你!出去!”大泽怒了,比划了一下让这个不速之客走人。
        可眼前的人更是一脸恼怒:“淳平!这是我房间啊,你搞什么啊?”

「d」
        “你没在骗我,房东先生?!你刚刚说时空错乱?”大泽几乎拍案而起。
        “嗯,初步推测应该是地震让两个时空的轨道发生偏离,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早些时候也听说有学生穿越到古代的事情,不过过去的人来到未来还真是罕见呐,哈哈哈哈……”房东先生喝了一口茶哈哈大笑起来。

        为了搞清楚为何房间里突然多出一个男子,大泽愤愤不平的去找房东先生质问清楚,结果得出一个让他哭笑不得又别无解释的答案。

        “……地震……使时空轨道偏移……”太扯了吧?!“那么,你其实是知道会有穿越的事情咯?!那你当初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你这样太不负责任了吧!”
        “哎哟年轻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随便乱说的,再说,又不一定会发生这种事情啊。到时候好心跟你说你还会以为我神经错乱的呢。”
        “……”也对。“可是现在眼下该怎么办?不可能让他待在这里一辈子吧?他对这里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呐。”
        “放心放心吧……只要时间对了再经历地震,他们一般就会回去的,放心。”
        ……大泽满脸黑线。

        再经历地震,搞不好自己也穿越了……虽然房东先生信誓旦旦的,不过大泽可长了一个心眼,他可不放心让一个陌生人待在自己的房间。
        “哎呀,你在做什么呀?!”回到自己的阁楼,拉开门,大泽果然看到吉田把自己的照相机、手机、电脑全部都拆下来了。
        “哦,你回来了啊。房东先生怎么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大泽的呼喊,抬起头来微笑的吉田继续拆卸大泽的宝贝。
        “够了!”大泽瑞树真的生气了,“你要在这里待在什么时候!还不快放下我的东西走人!”
        虽然这里很久以前是他的房间没错,但现在房间的所有权归大泽所有!
        “啊,真可爱。和你外公一个样啊。”吉田放下手里的螺丝刀大力蹂躏大泽的脸。
        哎呀哎呀,“住手!我叫你快住手!”大泽大力推开吉田。“很痛耶……阿咧?等等,外公?对了,你刚刚说什么?我外公?”
        “嗯,我一早就看你和淳平有几分相似,不对,应该是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哈哈哈,简直一模一样啊。”
        ……这么说来,我外公好像确实是叫淳平来着没错。
        那么……眼前的人是我外公的朋友?!天啊!!
        “你是我外公当年的战友?!”
        “嗯……我们曾经一起服兵役啊。”

        竟然是,已经去世八年的外公的朋友……可是……可是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却是一个二十三岁左右的青年。太不可思议了。

「e」
        “淳平他……现在好吗?”
        突然被这样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虽然面前的人属于“长辈”,但自己从刚才开始一直没有使用敬语。所以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大泽转开话题:“难道后来你们一直没有联系吗?”
        “他,那个时候已经结婚了。”
        “诶?”怎么有种淡淡忧伤的叹息?
        “嘿嘿,等我准备向他表白,已经拿到他的喜帖了。”
        世界莫名静下来。
        “所以那个时候,他就离开我的是世界了。”
        “……”大泽瑞树看到眼前少年眼中深邃的眸如一潭幽蓝的湖水绽放出细碎的光芒,望着窗外的落叶。
        “……吉……田,你的名字是叫吉田对吧?”
        “……你怎么知道?”吉田春树明显吃了一惊。
        “我外公,在我很小的时候提起过你。说你是他一个很好的朋友。”一个激灵,大泽倏尔开口说,“你最近还是住在这里吧。”
        “嗯?”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大泽就从橱柜里翻出一套新的棉被。这是防止现在的棉被在外面晒,下雨天没赶回来收拾备用的。
        毕竟是外公的朋友,也不好意思赶别人出去,而且还是“长辈”,还是借宿给他住一阵子吧。
        “我关灯咯。”大泽看着躺在床铺另一头的男生准备顺手将灯熄灭。
        “好……晚安。”
        “嗯,晚安。”
        
        咔哒——
        世界重新安静下来。

「f」        
        “戏剧表演?”
        “嗯,也就是你们说的文艺晚会啦。”
        第二天远藤打电话约大泽去他那里排练,匆匆收拾东西的样子被吉田看到所以就顺便问了一句。
        “我当然知道,不过……你怎么拿着女生的衣服。好像还是婚纱……”春树皱着眉头用大拇指和食指捻起白色纱裙的一角若有所思。
        “……”大泽满脸黑线,“呃,这个……是我帮我们班女生拿的戏服。”
        “哦哦,你们演什么啊?”终于问了一个比较实质性的问题。
        “讲得还不是童话里的经典桥段:公主落难、王子搭救、一见钟情、相亲相爱、百年好合……”
        只是‘公主’同样换成了男性罢了……想到这儿大泽就不禁汗颜。
        “我能去看吗?”
        “不行!!!绝对不行!”这么丢人的事被外公的朋友看到?!爷爷辈的人穿越大半个世纪来看我出糗,上帝啊……饶了我吧!
        “哦……那就算了,干嘛那么激动啊?”
        “呃,啊?哈哈哈,我哪里激动了嘛,年轻人精力是比较旺盛嘛!哈哈,呵呵……”大泽做着体操运动就差没把自己往精神病的方向领导了。
        “那我自己上街了。待在家太闷了。”说着春树作势要出门。
        这句话让大泽一愣……自己?上街?“不行!你现在怎么出去啊,你这个样子……”大泽看着身穿浴衣的吉田,“现在入秋了,还穿这么单薄会生病的。”
        “没关系啦。我们军人抵抗能力都很强的!”说着作势要露出手臂(作者:小白脸儿,其实您这是何必呢)。
        “等等,我把我的衣服借给你吧。”
        “噗,你的衣服太小啦。”(读者:太好了!显线条嘛!)
        “什么嘛!我刚好有买大几件衣服啊……”其实是妈妈寄过来几件超级土的折扣衬衣,因为是折扣断码衫,所以衣服都偏大好几码,刚好可以送人做个顺水人情。哇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你在傻笑什么?”
        “……没,没啥!”
        但是,好看的人就算衣衫褴褛照样能成“犀利哥”……当大泽看到吉田穿上那件米老鼠卡通图案的衬衣再套上一件米色外套,明明是痞子的装扮但穿在他身上仿若巴黎时装周的展览品!
        他有微卷的蜂蜜色头发,人白皙消瘦。穿着褪色的牛仔裤,黄澄澄的光绕着他的身形堵上一圈光晕,耳朵被映的红红的,脸颊上因为光照而格外清楚的一层短短的白色绒毛使得他笑起来的模样像小哈奇犬!
        “怎么样?”
        那还用说!当然是可爱啦!——当然……这只能在心里默默说一说……
        “嗝噜……”大泽瑞树睁大眼睛吞了一大口口水。

「g」
        大泽以为自己做的万无一失,但事情总会有变数。
        “哇大帅哥!”
        就在大泽上好妆开始今天的演练的时候,某D女大叫一声,震撼力十足,差点大泽就以为在叫自己了,但顺着女生颤巍巍的手指方向去看——
        “吉田!!你怎么来了?!”
        
        “哎呀他是谁呀,你男朋友?怎么认识都不介绍来认识呢,大泽学弟你也真是的。”说着A女一把挽住吉田春树。
        “是啊,大泽学弟太不够姐妹了,我们哪会跟你抢嘛!”说着B女又花枝乱颤的死死拴住吉田的胳膊。
        还有,谁跟你是“姐妹”啦?把话说清楚一点!
        “唉哟你们哪懂嘛……大泽学弟可是担心咱们传出去他屋里藏人呐。”C女一脸妩媚而又……妩媚的笑着,让大泽心底生寒。
        
        要来的终究是来了。跟大家纠缠不清和吉田的关系,又不可能告诉大家是穿越来的,最终大泽还是默许了两人的关系,这让远藤怒火冲天简直要发了疯。而因大泽的公主裙让吉田笑了足足有半个小时。高尔基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大泽在心中无限呐喊。

        “不对!完全不对!”而在排练到快结尾,一对新人就要喜结连理的时候,吉田呐喊了出来。
        大泽本来想反驳“你在那叫个什么劲儿啊”,但大泽瑞纪显然来了兴趣,抢先一步问:“噢,那你说怎才对?”
        “首先这是国外的话剧,婚礼的语言应该用英语这样显得别致而吸引眼球,再者体现出庄重。”
        大泽瑞树听了“嘁”一声,想着,还以为是什么意见呢。“不错,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大泽发誓这话绝对不是他说的,而是他杀千刀的姐姐纪树,不知道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正当大泽瑞树准备重新回到角色,他姐姐接着就爆出一个让瑞树更崩溃的话来:
        “那就让你来试试吧。”

        牧师走近,用蹩脚的英语生硬念道:“Do you groom take your groom to be your husband for better 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in heaven and earth. And you promise to faith to each other until death apart you?”

        而吉田这边也准备好了。他身穿从戏剧室借来的西装,单腿跪地,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气。男生的瞳仁干净澄澈,在布景的映衬下,清俊的眉目亮若星辰,仿佛看到了童话里的王子:
        I take you to be my wife, my partner in life and my one true love.
        I will cherish our friendship and love you today, tomorrow, and forever.
        I will trust you and honor you
        I will laugh with you and cry with you.
        I will love you faithfully
        Through the best and the worst,
        Through the difficult and the easy.
        What may come I will always be there.
        As I have given you my hand to hold.
        So I give you my life to keep.
        So help me God!

「h」
        “欸,这是什么?”吉田被大泽拉起手腕。
        “电子手表,和钟表一样,看时间的。”
        “……别把我当三岁小孩儿!我当然知道,我是问这是干什么?给我这个干嘛?”
        “哦,是这样的,我跟房东先生打好招呼,让他安排你的午餐,12点的时候记得回来,还有你口袋里有我写的字条,上面有这儿的地址,走丢了就可以让司机或者警察叔叔看……咦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是成年人……”吉田虚弱的说。
        “够了,你!别再强调年龄了大叔!这时代已经不同往日了,还哪来废话,如果不将你完整送回去,我怎么向那边儿的外公交代?!不然你就不要出去!”
        其实是为了吉田不要再到处乱跑,大泽知道这招激将法对他很管用。
        “不出就不出!”
        哈哈,果然上钩!成功。
        
        但是大泽洋洋得意的表情太明显了,春树马上意识到自己被大泽寻开心,愤怒起来。
        “有必要这样对我吗!我对你来说是累赘吗?我在这里你很苦恼是吧?那我走啊,我可以去睡大街啊!”说着就拿着外套拂袖而去,大泽反应过来要追已经来不及了。
        算了算了,饿了总会回来的吧。大泽这样想着就怏怏的回校了,今天是公演,可不能迟到,不然姐姐就要发火了。
        但大泽完全没有想到后来的事。

「i」
        大泽从学校回到公寓,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急得叫起来。“啊啊啊啊~!!!”
        “怎么了怎么了?”三四十岁的房东先生跑过来问。“大喊大叫的。”
        “吉田被我气走了!”大泽瑞树急得跑到玄关那里重新穿好鞋子。
        “哦哦,我刚刚看到……”房东先生本来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瑞树已经出门了。“哎……”房东先生重新披好外套躲进房间里看电视了。
        没想到已经入秋了,外面正是寒风刺骨,落叶纷飞,穿一件外套根本不够。
        大泽跑到他们曾经待过的地方统统找了一遍。
        澡堂里面,没有。电影院门口,没有。经常去的拉面店里也没有!他到底去哪里了啊,过去的钱现在又不能用,他能跑去哪里啊。
        大泽瑞树捂着嘴,下身一软跌坐在地。
        他有没有吃饭?不记得回来的路了吗?现在的公交车站点名都改了,他能记得吗……我不该气他的,我不该骂他的啊。我怎么这么傻啊,这又不是他愿意这样的啊。现在身无分文在这个大城市根本没有办法生存吧……

        老远就看到吉田,大泽急忙跑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死死抓住春树的衣领:“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跑到外面去多危险啊!你现在算是对我的惩罚吗?你是非常气氛我骂你所以才这样报复我是吗!”
        春树看到气喘吁吁的瑞树,“噗嗤”一声笑了:“你是……在担心我吗?刚刚远藤找我,所以……我们刚刚去散步了啊。”
        “大冷天?散步?!”大泽转过头来瞥了一眼乐不可支的远藤,“你跑来找他干嘛!”
        “哈哈,当然是吃不成你所以换换口味咯。”远藤暧昧的口吻更是让瑞树恼火。

「j」
        晚上,吉田春树和大泽瑞树一起在房东先生的房间里看晚间电视的综艺节目。
        “吉田,能不能帮我去厨房拿一杯水啊?人年纪大啦,想偷偷懒咯。”
        “嗯好。”说着吉田起身去厨房了。但其实按照年龄来算,吉田应该也是房东先生的“长辈”吧。唉,关系太复杂了。
        “吉田这个人非常聪明啊。”等吉田的脚步渐远的时候房东先生说。
        “他?!聪明?别开玩笑啦房东先生!”大泽瑞树剥着橘子皮不以为然。
        房东嘿嘿笑:“你别看他说话不长脑子,(吉田:喂大叔,你是故意支开我说我坏话的吧?!)但其实一直在默默观察这个世界呐。他们那个年代没有太多电器可以使用,不过他现在竟然已经会使用手机了。”
        这样说来……大泽沉思:嗯没错,很早的时候大泽就看过吉田能把手机拆卸出来又重新组装,通过新的组建,甚至比以前更好用了。被房东先生这样点明才发现吉田确实有过人的适应能力,应该是在服兵役的时候训练出来的吧。不过,电视剧和小说里面都讲不能让过去的人太知道未来的事情,不然就会改变未来的发展,如果被心怀鬼胎的人利用,说不定世界历史都会扭曲。到时候……那么,说不定自己都不会出生了吧?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呢!
        “magic(奇迹)!看,我才用一会儿功夫就找到了这个!”
        瑞树抓着头发摇了摇头,正好被端水果进来还不忘献宝的吉田逮着个正着,可爱的婴儿肥脸又是被吉田强行捏了好一阵子,最后脸被捏的像西红柿。
        “哈哈哈……”大泽瞥了一眼房东先生,虽然他拼命想憋住笑不过他再这样忍下去可能会大内伤吧……
        “好痛噢,你难道都不知道看着点儿手力嘛!”
        “哇哈哈哈,我哪里知道啊……谁知道你脸皮那么厚还那么不禁掐。”
        “……现在播报本台最新消息。今晚本地区的地壳岩层将会有大面积的小波动,”电视里主持人十分镇定严肃,刚才三个嬉皮笑脸的人都停下来看电视。“届时请各位市民不要恐慌,地震……”
        来了吗。

「k」
        因为新闻上没有说具体时间,所以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地震才会来。
        “你真的要回去吗?”
        “嗯,因为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吧……世界有它自己的运行模式。不可以打乱的。”
        “……”
        “就好像人类打破了生态平衡一样,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我是不属于这个年代的人,能看到今后大家生活的家园已经很心满意足了。嘿嘿……”
        “难道,就不能不要走吗?!”不知怎么的,突然哽咽住。
        “……”看着瑞树不说话,也没有看着他,春树才敢偷偷流露出心中的疼痛,眼中写满了不舍。
        “求你不要走!”猛然间吉田被瑞树抱住。“求求你!不要走。”
        男孩身上的气息,温暖而又柔和,衣服上散发出的馨香,只会让瑞树更加恐惧与不安。要离别了吗?……难道就真的不能改变吗?
        吉田环抱住哭泣着的大泽,轻轻拍着他的背。哼唱着他们那个年代的童瑶。
        一直快到12点,头顶的灯终于开始闪烁不停,房屋内的物品肆意摇晃。轰隆隆……轰隆隆……
        然后就如同故事的开始,有个人在大泽的头顶发出声音:“大泽……12点了,接我的马车要来了。”
        夜里一片黑暗,看不到光,也感觉不到温暖,大泽想抱得更紧,可只摸到一手的泪水。绝望像从草垫下生长出来,以惊人的速度缠绕住瑞树的身体,扼住了喉咙令他无法呼吸。
        绝望的,就如同……世界末日一样。

「l」
        那些从眼前盛开的稍纵即逝的烟花。
        在夏夜中刺出无数触角包裹住眼球。
        被五彩斑斓的映像隐瞒,却忘记十二点,童话就会结束。
        那些——
        绚烂的。炙热的。窒息的。急切的。
        不能忘记的。
        空气中也有着腥甜。

「m」
        一年后。
        “大泽!你快下来看谁来了?!”
        房东在一楼玄关处喊瑞树下来,本来还不以为然的大泽在看到访客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请问你是大泽君吗?”
        “欸?吉田!?”大泽惊讶的跑过去抱住了对方。
        “呃请问你怎么知道我姓吉田?”
        “……”松开双手。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你好,我是吉田瑞树。您是大泽瑞树吧?真巧,我们的名字竟然一样啊。哦对了,这是我爷爷遗留下来让我们务必在这一天将这个东西亲手送至这个地址。”
        竟然,长得和吉田春树一模一样的男子。还是说他故意假装不认识我?
        但大泽看到了一封信和一枚已经停止的……电子手表,他大致猜出了几分,三下五除二拆开信:

        也许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会选择结婚。为什么又会喜欢上另一个大泽君。
        虽然我当初是多么心痛淳平结婚的事实,但是我还是应该谢谢你外公,如果他不结婚我也不会遇见你了吧。
        还有哦我的外孙跟你同名呢,不过这可不是我这个当爷爷的主意,哈哈哈哈,手表我还你啦。
                                                                                                ——吉田春树。

「eNd」
        “你知道吉田那天跟我说什么吗?”远藤问旁边的瑞树。
        “唔不知道,那天不是你叫他出去吗?”瑞树吃着房东先生特意准备的便当不以为然道。
        “是啊,本来那天我还想跟他说清楚让他放弃你,因为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就算让他跟你在一起我也会百般阻挠的。”
        “喂……”瑞树皱起眉头。
        “啊,你听我说完。但没想到的是……他非常认真的对我说,他是个时间旅行者,穿越了半世纪时空来到这里与你相遇,不幸的是终有一天还是会回去。我本来以为他是开玩笑,但他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将你拜托给我,我也马上正襟危坐,像晚辈跟长辈对话一样,现在想起来真是奇怪。”
        ……
        “请问……你是怎么认识我外公的呢?”面对吉田瑞树的问话,大泽看完信,眼角泛起泪光。
        “啊,是我太冒昧了吗?对不起!”
        大泽摇摇头。
        这个时候,蝉声四起。
         又一年夏天来了。
          良久,大泽瑞树抬起头微笑着对他说:“我和他,是一对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完。

Rank: 2

魅力
3
空城币
335
文采
4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2-5-21
阅读权限
20
帖子
17
精华
0
积分
385
UID
11889
发表于 2012-6-2 23:31:4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说眼睛疲劳,密密麻麻的字,不能专注看了。。。

Rank: 8Rank: 8

魅力
0
空城币
23102
文采
4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1-6-23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812
精华
2
积分
24556
UID
3790
发表于 2012-6-3 21:26:36 |显示全部楼层
青橙十六 发表于 2012-6-2 23:31
我想说眼睛疲劳,密密麻麻的字,不能专注看了。。。

……别说你现在,我都懒得看。

Rank: 10Rank: 10Rank: 10

魅力
150
空城币
21519
文采
168
贡献
1769
注册时间
2010-2-10
阅读权限
255
帖子
4141
精华
7
积分
28849
UID
1
发表于 2012-6-26 09:48:34 |显示全部楼层
哈 你写小说都是你散文的风格。
对话太多了啦,感觉是几个片段拼在一起的。

Rank: 8Rank: 8

魅力
0
空城币
23102
文采
4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1-6-23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812
精华
2
积分
24556
UID
3790
发表于 2012-7-1 20:33:28 |显示全部楼层
蓝小颜。 发表于 2012-6-26 09:48
哈 你写小说都是你散文的风格。
对话太多了啦,感觉是几个片段拼在一起的。

受韩国网络小说的侵害……

Rank: 8Rank: 8

魅力
41
空城币
26776
文采
52
贡献
31
注册时间
2010-2-19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4910
精华
3
积分
32289
UID
8
发表于 2012-7-19 16:53:02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我还没看就想先笑了。
因为看到你说你曾祖母那个辈分的男人。
若年少未醒之时是时光。

Rank: 5Rank: 5

魅力
6
空城币
8639
文采
54
贡献
1
注册时间
2010-4-2
阅读权限
90
帖子
858
精华
4
积分
9856
UID
233
发表于 2012-7-20 09:08:39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新娘大泽,我就突然想到了小泽玛利亚……我肿么了……

点评

青阳。  hahahhahahah,小比安啊小比安。  发表于 1342773305
不若疏狂。

Rank: 8Rank: 8

魅力
0
空城币
23102
文采
43
贡献
2
注册时间
2011-6-23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812
精华
2
积分
24556
UID
3790
发表于 2014-7-12 23:43:59 |显示全部楼层
青阳。 发表于 2012-7-19 16:53
哈哈哈哈哈。我还没看就想先笑了。
因为看到你说你曾祖母那个辈分的男人。

我今天重新看了以前写的……真的是……
故事虽然有亮点,但是散文体的小说我还真的自己都招架不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Emptycity.cn ( 京ICP备09026425号 )

GMT+8, 2019-11-20 14:26 , Processed in 0.031091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